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眼鏡犬】Röslein auf der Heiden-1

►架空/眼鏡犬 後續戳→ (1) (2) (3)

* Röslein auf der Heiden;荒地上的玫瑰
* 這是4年前的舊文搬運,目前最新到第四回(未完)
* 依劇情所需有自創角,敬請慎重閱讀





  那真是相當稀有。

  艾伯李斯特‧巴爾茲指的是這個宅邸裡除了他以外還有年紀相仿的少年存在的這件事。
  
  從二樓的窗口看出去,褐髮的少婦尾隨侍僕在種滿紅玫瑰的庭院裡一區一區依序巡視。艾伯李斯特認得那個人,她是小鎮裡唯一一間花店的主人。父親曾領著自己到她小小的店裡拜訪,還能依稀記得那是被嫩綠色的藤蔓滿滿纏繞的木造小房子,像森林深處才會出現的那種。
  視線移回少年身上,他就在花店主人身後幾個步伐的距離,蹲在地上先是左顧右盼,才拾起落在白石子小徑上的幾片花瓣,並將它們鎖在小小的掌心裡接著塞入褲袋小步奔跑跟上前去。

  盯著少年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的金黃翻翹短髮,艾伯李斯特闔上手裡的書籍猜測那些花瓣的用途。然而少年的身影並沒有在艾伯李斯特的心中留著太久,午茶時間結束之後他僅僅記得庭院裡的紅玫瑰以及溫柔呵護它們的花店主人。
  同樣的地點相似的午後,艾伯李斯特勉強聽見那幾乎細不可聞的微弱的嗓音緩緩一字一字吐出『艾依查庫‧羅斯帕爾德』這個名字。那時庭院裡的少年就佇立於前,他的兩手手掌交疊收緊又鬆開不斷重複,斷斷續續的說著話,而艾伯李斯特安靜聽著,直到花店主人的名字被提起,他才注意到那金色的髮而憶起一切。

  『母親病了。』艾依查庫説。
  而且病得很重。艾依查庫接著補充順勢用袖口吸走淚水,緊張得就要乾嘔。他吸吸鼻子,告訴艾伯李斯特,希望能雇用他代替母親的工作,他們需要錢,相當需要。語聲方歇,艾伯李斯特仍只是盯著眼前的少年並沒有回話。而望著陷入沉默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頓時緊張起來,他無法想像如果這裡不行那麼他還能做些什麼,自他學會說話之前就已經隨著花店主人在花圃裡了,他並沒有其他的工作技能,雖然下僕的工作應該也沒問題,不過沒人會雇用像他這樣還不滿15歲的孩子。艾依查庫更用力的捏住自己的手掌,指甲都沉進軟嫩的肉裡,他咬著牙,整個胃都在絞痛。

  就在他的小腦袋死命思索著後補方案的時候,艾伯李斯特已經來到他身旁拭去他頰上的淚痕,並貼在他耳邊小聲表示願意幫助他以及他的母親。
  艾伯李斯特將笑意還有一切都含在嘴角邊,看著艾依查庫困窘地呆愣在原地。

  就像初次從二樓書房窗口望出去那樣,當艾依查庫工作的時後艾伯李斯特就會這麼做,這幾乎已成為一種無法擺脫的習慣。在下午的行程結束之後,艾伯李斯特會去巡視他的庭院。他知道艾依查庫整理花圃時總邊拭淚,泥土、汗水和淚水全混在一起,他也知道艾依查庫很盡責又費盡心思的照料每一區的花圃以及裡頭的每一支玫瑰,即使他看上去不那麼可靠,甚至因此不只一個人來詢問是否需要另尋園丁來接替他的工作,但艾伯李斯特不需要艾依查庫以外的人來照顧這些玫瑰。事實上,艾伯李斯特並不關心庭院裡的任何一朵花,他的目光只會在艾依查庫身上滯留。

  平靜的日常僅僅持續半個月,花店主人便在盈滿花香的小房子裡永遠闔上了眼。艾依查庫的袖子剩下土黃色印子,艾伯李斯特再沒有見到透明的液體將那些泥印暈開。

  『我們都知道你必須做些什麼--當然是指你的工作。』
  一來到宅邸,艾依查庫就被強拉進二樓的書房。艾伯李斯特提起白色瓷壺將紅茶倒入成套的磁杯中,並連著盤子一併推向艾依查庫。但不是現在,對吧?。艾伯李斯特説。他心想,艾依查庫需要休息一下,就算是一直休息下去也沒關係。
  艾伯李斯特已經很久沒有看見他這樣狼狽,花店主人死後艾依查庫一直都很正常,因此他便沒有多去留意,同時他也不能再無視現實只為了盯著他的園丁整理花圃,雖然學習園藝也不錯,不過他並沒有那樣的時間與閒情逸致。比起玫瑰園,這個小鎮的經營與未來才是他更應該重視的,所以當他發現艾依查庫確實有點異樣的時後已經在好幾週之後。

  安靜看著杯中緩緩飄起的白色熱氣,艾伯李斯特什麼也沒説。正確的說法是,艾伯李斯特不知道説什麼才好,只是單純的想著至少要有個人陪在艾依查庫身邊,即使他無法確定這麼做是否有任何幫助。
  沉悶的氣氛壓迫兩人,桌上的紅茶誰也沒有動過。艾依查庫又開始抽泣,無力與絕望緊緊纏繞他瘦小的身驅就想將他勒斃。艾伯李斯特盯著艾依查庫嘴裡念著他的名字,猛地感到害怕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他離開椅子站在艾依查庫側邊,又一次輕聲喚著他的名。艾依查庫依然垂首而淚珠無法控制的接連滾落頰邊,他的視線一片模糊什麼也看不清。走開。艾依查庫在心底説,同個瞬間艾伯李斯特狠狠的朝著那張死白的臉頰甩上一個巴掌。
  『我討厭你這樣。』艾伯李斯特語畢鼻頭一酸幾乎要落淚,他強忍著並悻悻然直盯著艾依查庫,掌心紅腫發熱。他想要幫助艾依查庫,並且無法忍受被拒絕。
  『我不會道歉,因為那是你的錯。』艾伯李斯特強調。他轉移視線,眼眶逐漸凝聚淚水。意料外的,艾伯李斯特立刻聽見小聲的悶哼,那可能代表肯定抑或否定,他不想多加猜測,但他很高興艾依查庫終於能給一些反應。紅茶早已失去溫度,艾伯李斯特倒是清楚知道午茶時間就要過去,艾依查庫必須工作,而他也是。
  『走吧,你該工作了。』艾伯李斯特拉著袖口讓柔軟的鵝黃色輕輕壓上艾依查庫佈滿淚痕的泛紅面頰,他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口説,或許我可以陪著你直到工作結束?艾伯李斯特並沒有看著艾依查庫,那讓他看起來比較偏像自問自答而不是詢問。艾依查庫的回應細如蚊吶,他吸吸鼻子一口氣喝掉失去溫度的紅茶,但這一連串的動作令他忍不住皺起眉頭,他伸手輕輕撫著腫脹發疼的左頰。一旁的艾伯李斯特神情顯得有些慌張但又不得不堅持什麼一樣,只是看著,並沒有任何動作。
  『走吧。』艾伯李斯特催促,艾依查庫尾隨他離開書房。

tbc.(12/12/9)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