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工作狗

【閃犬│眼鏡犬】Uniform [A to Z]

►A to Z 26題

*Uniform 相同的
*【警語】現代架空,角色ooc,[閃犬←艾伯][鬼父]...以及各種暗示






  艾伯李斯特以及艾依查庫的法定監護人--弗雷特里西,要求為了悼念他失去的戀情而舉杯。

  您知道我們尚未成年。艾伯李斯特再三強調拉著身後的人轉身就要走,他出聲催促仍佇在原地的艾依查庫,這時一個猝不及防的懷抱將兩人緊緊牽制住,在有所反應前便給一起扔進了房裡。哈哈,抓到你們囉。無視孩子的反抗放聲大笑,弗雷特里西在乳白色的房門前挺直腰桿順勢讓手插上腰,嘻皮笑臉的把左手裡的罐裝啤酒朝孩子們拋去,或許是乙醛發揮作用,其中一罐不偏不倚的砸中下方的黑色腦袋。啊,抱歉啊。弗雷特里西隨便的道歉了事,笑意越發越深。

  弗雷特里西相當喜歡孩子們。一開始他會輪流親吻他們紅潤的頰,不知何時他省略那樣親暱的舉動,只輕輕拍著他們小小的腦袋,趁其中一個跟著他親愛的老哥伯恩哈德去隔壁城鎮耗上整整一個上午的日子,將另一個帶回房裡做足整整一個禮拜的份。

  盯著悶不吭聲撿起啤酒拉開扣環便大口飲下罐中液體的艾伯李斯特,弗雷特里西擺出那完全跟失戀扯不上干係愉悅到令人痛恨的嘴臉。某種層面來說弗雷特里西真心喜歡像這樣盡做些傻事的艾伯李斯特,因為他明白自己也是一樣的。

  就在啤酒幾乎要喝掉一半弗雷特里西總算出聲制止並回收,他一把抓住慌忙上前攙扶艾伯李斯特的艾依查庫,硬是塞進懷裡,從後頭掐住他纖細的脖頸,不偏不倚咬上軟嫩的下唇接著伸舌舔掉泌出的鮮血,眼角餘光撇見艾伯李斯特。

  弗雷特里西一直很想在艾伯李斯特面前這麼做──他知道有次伯恩哈德要他提前返家便在門縫中窺見一切,那個瞬間身下的艾依查庫突然渾身不住地顫抖,朝著他毫無防備的腹部狠狠踢了一腳便跳下床追了出去。自那之後弗雷特里西總想著這件事,雖然也很想把艾伯李斯特綁上椅子,在他跟前侵犯艾依查庫,但是做到這種地步肯定會被殺掉吧──而且是被兩個人。弗雷特里西喃喃自語的同時一手撈起艾依查庫,帶著他緩步來到房裡唯一的單人沙發前一屁股坐下。拿酒來啊,小傢伙。左右搖響掌中剩下半罐的啤酒,朝向艾伯李斯特大吼,滿嘴酒臭。

  地板上的艾伯李斯特仰首對上那雙眼睛,額頭還隱隱作痛,被酒精侵襲的腦袋則逐漸恢復神智。他知道別再搞小動作激怒對方,最好按著要求去做而且別無選擇,至少弗雷特里西還是知道不能隨便弄死他們兩個──感謝伯恩哈德先生。輕微搖晃腦袋後,艾伯李斯特俐落起身快步離開,遲了一些時間才回來。廚房裡剩下的水果酒想必弗雷特里西看到之後只會把酒往他身上倒而不是倒進自己的嘴裡,所幸他仍在倉庫裡翻找出其他可以派上用場的酒,大概吧,他僅有一半把握。推開房門,燈泡散著昏沉沉的黃光,艾伯李斯特隨著幾乎細不可聞的啜泣聲回到原位。

  沙發上的弗雷特里西雙眼閉得死緊一呼一吸都混著濃濃的酒味,渾身癱軟任由自己的身子陷入軟墊裡。他的左手掌覆上艾依查庫大開的褲檔,變形的空罐落在腳邊。

  酒瓶在厚厚的地毯上頭緩緩滾了一圈半,艾伯李斯特用鞋尖將它踢得更遠。掐住艾依查庫的下顎,艾伯李斯特在那唇邊嚐到鹹味。弗雷先生並沒有醉。艾伯李斯特湊近艾依查庫耳邊低語,冰涼的手掌貼上他早些時間才仔細燙過現在卻滿佈皺摺的襯衫。僅是隔著輕薄的料子撫上對方溫熱的肌膚下腹就漲得發疼,他的心緒恍惚,不久前飲下的酒似乎發揮了作用。

  弗雷特里西看著一切也不打算阻止,艾依查庫高.潮的一瞬間仰頭撇見他嘴角邊藏不住的笑意。


fin.




《A to Z 26題》

01 Abandon 離開;丟棄;放任
02 Blindness 失明;盲目;愚昧 
03 Color 顏色
04 Double 雙倍;表裡不一
05 Expectant 盼望著的  
06 Foul 玷污;違反規則地
07 Ghastly 病態地
08 Heaven 天堂
09 Idealism 理想主義 
10 Jealousy 妒忌
11 Key 鑰匙  
12 Lose 丟失
13 Miss 想念
14 Need 需要
15 Obey 遵守;服從
16 Protect 保護
17 Quit 放棄
18 Rose-colored lenses 天真樂觀
19 Sigh 嘆息
20 True 真實
21 Uniform 相同的
22 Vacation 假期 
23 Wrong 錯誤
24 X 未知之物;未知數
25 Yesterday 往昔
26 Zero 零 

评论(2)

热度(7)

© 日日工作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