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工作狗

[UL/眼鏡犬]1111

  • >>>
    原本沒有預計要寫的
    只是洗澡的時候想了一下...啊...好想吃Pocky...就開始想劇情了
    是很臨時也沒有詳細設定的學園架空
    但是啊啊還是來不及發...嗷嗷嗷嗷!!!!
    梗鋪太長了!!!!後面還有調教的..!明年的1111再補上!Orz(你走

-

其實這篇是2012年寫的,上面說的明年是2013
結果直到2014了我..還沒寫出後續...
2012年的我對不起啊Orz

-----------------------------------------------------------------------------








  艾伯李斯特.巴爾茲手裡的筆尖三十分鐘來都在堆疊的公文上迴轉跳躍沒有一刻停歇。

  公文已經埋掉兩張課桌,那些是處理好的,再多花二十分鐘或許就能結束全部。

  艾伯李斯特若無其事的挺直了發僵的脊椎,正好撇見晃過右側教室入口的殘影。回首望向窗外,即將西沉的夕陽散著艷麗的紫紅色,這時仍留下的學生並不是沒有,但是走廊上流連忘返足足三十分鐘實在很難讓人無視。

  那是艾依查庫.羅斯帕爾德,二年級的後輩。

  環顧臨時充當成學生會辦公室的社團教室,這ㄧ切也都拜對方所賜。

  據說跟學生會的學生發生衝突就無預警的爆走了,現場亂成一團東西也損壞不少,目前還再整修以及進行設備跟桌椅的替換,於是艾伯李斯特被迫來此克難的進行各項事務。

  那是昨天下午的事件了,艾伯李斯特正好外出,並不在場,ㄧ切都是轉述得知的訊息。

  如此重大的暴力事件,校方應該會有動作的,但是當事人卻在幾步之遙的外頭走廊大搖大擺的閒晃了三十分鐘,看來有特殊背景的傳言倒也不假。雖然對方想找碴的話艾伯李斯特也有圓滿處理的自信,但至少等到公文都處理好──

  「艾伯。」

  就當艾伯李斯特這麼想,ㄧ個身影晃了進來。

  「有點事要你幫忙啦。」

  艾依查庫的手搭在門邊,躊躇半晌才踏入教室。艾伯李斯特僅僅撇了對方ㄧ眼,立即低頭提筆疾書。

  「請找別人。」

艾伯李斯特一口回絕。撇開手邊確實有工作無法抽身不説,那樣的態度就讓人提不起勁伸出援手。

  兩人不是初會面,但算不上朋友,撇開前輩與後輩不説,兩人在其他師生眼中大概是狂犬與其訓狗師ㄧ類的微妙關係。昨天艾依查庫之所以會踏入毫無干聯的學生會,就是因為艾伯李斯特讓他把寫好的悔過書交出去的緣故。而艾伯李斯特雖然大至明白衝突的經過,但事發原因甚至是後續處理都像被橡皮擦拭去的鉛筆筆跡ㄧ般不留ㄧ點痕跡,學生會跟老師們默契的三緘其口。

  停下書寫動作,艾伯李斯特抬頭望向入口正想啟口詢問,艾依查庫便湊上前來,左手掌以驚人的氣勢往眼前桌上的ㄧ疊公文落下,右手從背後抽出。艾伯李斯特的上半身下意識的微微後仰,瞇細雙眼定睛ㄧ看,艾依查庫的手裡拿著ㄧ盒──

  「......Pocky。」

  艾伯李斯特的眉頭鎖得死緊。就算是他,也因為周遭同學的行為舉止給逼得強迫接收了關於今天是什麼特殊日子的訊息。

评论

热度(3)

© 日日工作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