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工作狗

[反逆]

都已經2014尾了,完結也都好幾年了
魯魯生日快樂啊,來不及做些什麼,挑了以前寫過的架空文來治癒下
無倫如何都盼你幸福。



-末班車- Lelouch & Suzaku



樞木朱雀不知不覺養成撘末班車的習慣,他通常一放課就在車站待著,直到末班車駛來。等待的時間對他來說並不長,朱雀總是忙著在腦海中一次又一次的模擬,如果碰上了那位失物的主人該怎麼──呃,上前搭話。


某天社課提早結束無處可去的朱雀,在街上遊蕩一陣子後就乖乖的來到車站。他看著車次一班一班的呼嘯而過,在腦中重新規劃今天的行程。為了社課向拉麵店的大叔請了假,整個晚上就這麼空下來了。沒有社課沒有打工,但他也不想回那個空蕩蕩的家。朱雀的雙親已經不在了,留給自己的僅有幾張泛黃的相片。被保留下來的影像如此清晰,但對於朱雀來說,無論是那對夫妻或是小時候的自己,在他的記憶中卻模糊的像霧,明明就存在著,但伸手一抓什麼也沒有。


回過神,週遭已經安靜下來了,夜歸的OL們踩著高鞋敲擊著地磚的聲音特別響。望向白色的圓形大鐘,再不走今晚就要在這過夜了。朱雀起身,套上黑色的學生制服外套,這時他才發覺身邊坐著阿什弗德學園的男學生。朱雀利用整理衣領的動作順勢讓視線停留在對方身上。雖然有著黑髮,但並不是日本人。說起來阿什弗德都是留學生呢,雖然日本的學生也不少。似乎是察覺朱雀的視線,男學生闔上手中的精裝書,起身離開。朱雀有些狼狽的收回視線,拿出手機胡亂按著數字鍵。


真是個很美的人啊。


朱雀又坐回了長椅上,三三兩兩走過他眼前的路人吐著白氣,朱雀解開剛剛扣上的衣領,他的臉頰有著不合時宜的熱度。手中的手機畫面呈現待機中的黑幕,他按下功能鍵,畫面跳出一張有著粉紅色長髮的女孩,身上穿著是阿什弗德的女生制服。朱雀盯著手機,將畫面切成空無一人的白色月台,就在那片白出現一抹黑的一瞬,朱雀按下了快門鍵。


收起手機,朱雀覺得沒有社課沒有打工沒有乖乖回家真是太好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在看見這個學生呢。就在念頭閃過之後,朱雀得到了與對方再見面的機會。


自那天以來,每天就像這樣跟著警衛一起下班。朱雀退了一開始只是友情支援之後卻變成正式社員的籃球社,辭了因為想要每天吃到拉麵而去的打工。他拿出像是證件套的黑色套子,裡頭什麼證件也沒有,只有一張照片,是個有個紫瞳的長髮少女。亞麻色的長髮跟笑容,朱雀在第一次看見的時候就有某種難以言語的溫暖湧上心頭。他將照片小心的收入自備的紙袋中接著放入書包裡,想著今晚大概也無法務歸原主了吧。朱雀讓圍巾在脖子上又繞了一圈,準備坐車離開時被檔了下來。


「喂!你!!」

「......啊!!」


是阿什弗德的男學生,那天的學生。


「剛剛收進袋子裡的東西,能讓我看一下嗎?」

「請、請等我一下!」


朱雀的腦子一團混亂,他緊張的要命但他不知道原因,手有點出汗,大概臉已經紅成一片了吧。他拿出紙袋,遞出去的手有些顫抖。朱雀撇頭將視線投向右邊的垃圾桶,艱澀的啟口。


「......對不起,擅、擅自看了裡面的東西,我以為裡面會有證件所以......」

「啊,是說娜娜麗的照片嗎?」

「娜娜麗?」


提出疑問句時朱雀的視線回到對方身上,沒有初次相遇時的那份冷漠,對方的臉上掛著微笑接過照片。


「娜娜麗是我的妹妹。」

「你妹妹......非常可愛。」


完全跟計畫背道而馳的現況令朱雀只能擠出客套的應對,他以為自己會先發現對方,結果恰恰相反,從容的搭話然後自然而然的變成朋友看來是完全沒希望了。朱雀這時希望末班車快點把他載離這個難堪的場面。但老天給他新的希望,沒有預想中的糟,男學生臉上綻出笑容,朱雀知道他並不是做做表面而已,而是真心回應對於他妹妹的讚美,他甚至能在那笑容中發覺一點點自豪與驕傲。大概是被那笑容鼓勵,朱雀提起勇氣,啟口詢問對方的名字。


『 魯魯修‧蘭佩洛基 』


之後朱雀沒有改掉坐末班車的習慣,但他知道哪一天來能夠遇上魯魯修。


评论

热度(2)

© 日日工作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