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UL│艾依查庫生日賀]有生之日

慶賀你的誕生於世與伴隨。



「8月--」

艾依查庫正起了話頭,下一個字母便給椅腳與地磚擦出的聲響包覆並吞噬。當艾伯李斯特走向門口,艾依查庫便快步跟上。兩人的身影雙雙消失的瞬間塞滿起身新兵的交誼廳又吵雜起來,話題轉了向不再聚焦談論生日。


*
「我的生日,」回到房內的艾依查庫脫去汗濕的黑色背心,嗓音突然轉小忍不住一問:「你還記得吧,艾伯。」

「記得。」拾起艾依查庫隨手丟在床緣的衣物掛上左手手臂,艾伯李斯特回到另一側屬於他的小床,先將一團黑色扔進塑膠籃再拿起床上一人份的乾淨衣褲回到艾依查庫跟前接著補充:「是8月吧。」

「記得是8月幾日嗎?」艾依查庫解開褲頭一邊追問,慢條斯理的將皮帶一段一段抽離腰際。

「記得。」朝著艾依查庫遞出一套乾淨衣褲,艾伯李斯特直視對方的藍眼睛堅定答道。

「你不記得吧。」起身接過衣褲,艾依查庫發出幾聲輕笑。

艾依查庫垂首嗅了嗅手裡散著太陽味道的一團布。

艾伯李斯特受不了艾依查庫總是無法將血漬清洗乾淨,可艾依查庫能將艾伯李斯特的白襯衫刷得雪白燙整的一絲不苟,最終兩人決定將各自的衣服交換清洗。艾依查庫偏頭看了看自己床上摺疊好的那套軍服,那屬於艾伯李斯特。不久之後,他們會穿上不同款,屆時便毋須苦惱無法辨別衣服主人而穿錯。

天氣很熱,艾依查庫不太確定自己滿身汗水有無任何一滴砸上艾伯李斯特的黑色軍服,於是他打算重洗一遍,即使用光寶貴的午休時間也不願放過一點可能性。啊,還有軍靴,非得將它們擦拭的又黑又亮。

艾依查庫步入浴室,暗付某些無聊的細枝末節總搔著他們的心頭無法擺脫。他扭開水龍頭,一條涼水滑出。艾伯李斯特離開他們的臥室,門鎖喀了一聲被鎖上了。

倘使艾伯李斯特和自己在一起,抑或找個地方將他監禁起來完全掌控著,艾依查庫說不出哪個能令他的安心感多那麼一分——或許是後者。艾依查庫隨便定下結論,手指往腹部探去。水流漸熱。


*
夜裡,橘黃的夜燈柔光覆蓋艾伯李斯特曲起的背脊,他坐在艾依查庫的床沿。

以艾依查庫的手腕為中心,繃帶又繞過一圈,再繫上一個結固定收尾。艾伯李斯特緩慢輕握艾依查庫的左手,拇指指腹輕輕按壓著他的手指與掌心。艾依查庫熟睡任由擺布。

艾伯李斯特沒有什麼可給,亦無說出口一句祝賀。

也許有天當他們回到佛雷斯特希爾,他還能握著他的手,還能夠細數掌心刻畫的人生軌跡與顯現老態的一條條皺紋,那時,他要為他大肆慶賀,迎來終焉。

「一起活下去吧,艾依查庫。」

這便是艾伯李斯特唯一能給予的。



tbc.




後話:
狗追問艾伯記不記得他的生日是因為他在生日當天沒有收到任何來自艾伯的禮物,難免有點失望可是還是期待著,最後的最後就當艾伯忘記這樣。&因為不是連隊小狗了所以跟艾伯的對應開始有點嗆。&衣服的事情一開始很抗拒,最後變成有點自豪(爽)的莫名情緒。

啊,補充一點...狗狗進了浴室ㄉ時候想著艾伯DIY啦啦啦啦啦啦。他逐漸感覺猜不透艾伯的想法,雖然感覺好像對方在想什麼他也一清二楚的,不過就是直覺哪裡還是沒有完全清晰,所以有點焦躁+與其兩個人在一起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不如就讓艾伯把自己關起來,至少狗能明白過來這個人就是想要佔著自己,就是這樣,因此狗就能安定下來...........啊就是有點點開始要壞掉的狗啦、嗯啊。

剛好寫到一個很微妙的時間線,狗狗正從大宅裡的僕人逐漸做為他自己,僕人之子的身分他無法選擇,但如今他選擇當艾伯李斯特的狗。就是這樣的感覺的一篇文吧,其實重點都不在慶祝生日(喂喂喂喂喂

嘗試了我沒怎樣描寫過的狗,非常愉快。艾依查庫生日快樂啊,今年也愛著你。


我下面補個初定稿,主軸跟上面那篇不同,是繞著生日打轉的,上面那篇先公開的...嗯...因為之後還要在艾伯生日的時候補上續篇的,所以最終修改成那樣,其實不是生日那天看到也無所謂,算是有點,不,非常任性的一篇文章吧,想要多寫點兩人之間的相處,所以生日主題完全其次(喂)下面這個就是"真的"生日賀文了,不知道大家看起來會不會有另外的感覺。之前我就填過寫手20題,關於自己文風的問題我回了,"一直有種裝模作樣的感覺"(雖然有點答非所問啦噗),上面那篇就有這樣的感覺吧。我是不是比較合適(或者擅長)寫精簡的文多一點點....。嘛,那麼以下。


「8月--」正要被艾依查庫吐出口的下一個字母便給艾伯李斯特起身時身下椅子與地磚摩擦出的聲音包覆並吞噬。當艾伯李斯特走到門口,艾依查庫也快步跟上他,兩人的身影雙雙消失的瞬間塞滿新兵的交誼廳又吵雜起來。 

*

「我的生日--」回到房內的艾依查庫脫去汗濕的黑色背心,他的嗓音突然轉小,仍忍不住一問:「你還記得吧,艾伯。」

「記得。」艾伯李斯特拾起艾依查庫隨手丟在床緣的衣物掛上他的左手手臂,回到另一側屬於他的小床,先將一團黑色扔進塑膠籃再拿起床上一人份的乾淨衣褲回到艾依查庫跟前,食指頂了頂鏡框中央接著補充:「是8月吧。」

 「記得是8月幾日嗎?」艾依查庫解開褲頭,慢條斯理的將皮帶一段一段抽離他的腰際。

「記得。」朝著艾依查庫遞出一套乾淨衣褲,艾伯李斯特直視對方的藍眼睛答道。

「你不記得吧。」艾依查庫起身接過衣褲,嗅了嗅手裡散著太陽的味道一團布,他知道這都是他的大少爺親手洗的,他受不了自己總是無法將血漬清洗乾淨,可是他能將艾伯李斯特的白襯衫刷得雪白燙整的一絲不苟,最終他們決定將各自的衣服交換清洗。

艾依查庫偏頭看了看自己床上摺疊好的那套軍服,那是艾伯李斯特的,天氣很熱,他不太確定自己的汗有無滴上他的黑色軍服。艾依查庫走入浴室,同艾伯李斯特一般,這些無聊的小事總搔著他們的心頭無法擺脫,他扭開水龍頭,一條涼水滑出。


*

夜裡,艾伯李斯特手裡的繃帶以艾依查庫的手腕又繞過一圈,再繫上一個結,他緩緩握住艾依查庫的左手,拇指指腹輕輕按壓著他的手指與掌心。艾伯李斯特說不出口生日快樂,只是希望這個人能夠一直活著。

「和我一起活下去吧,這便是我給你的生日禮物,」艾伯李斯特又握了握艾依查庫的手,「我會讓你活下去的,艾依查庫。」


Fin.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