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工作狗

[UL][Birthday Gifts-2014 軍犬總受生日合誌] poca felicità

Birthday Gifts - 2014 軍犬總受生日合誌
>>http://izac2014.weebly.com/
貝琳達 x 艾依查庫。貝姐心中狗是第一順位,艾伯有出現,但主cp是貝犬,OOC,注意。



一條原屬於他人的軍犬性情凶暴乖戾甚至有著殘缺就剩下一只藍色眼睛,而這條軍犬現在由貝琳達飼養著。

以指尖撥撩前額因血液而濕潤的一束捲曲金髮,貝琳達便在那裡落下一個親吻連同只有自己看得見的綠色小印記,再為他繫上大型犬專屬的皮革項圈,神情溫和平靜嘴角牽起含有興奮期盼的笑容,好似小女孩自大人手中接過一份別具意義的禮物,暗自起誓將要好好愛護一個小生命直到盡頭義不容辭。

你是我的狗了。貝琳達說完就從鐵盤裡拾起刀片一節一節割斷艾依查庫緊密閉闔的右眼縫線,瞇細雙眼呼出一口氣難掩失落。原來裡面什麼都沒有嗎?貝琳達說話的同時又割斷一條,她的動作俐落,倏地眼尾的最後一條也被利刃分割成兩截。

艾依查庫倚著床頭欄杆前堆疊的羽絨枕,安穩地坐在雙人的白色大床上任由貝琳達隨意對待,體內的毒素使得他無法動彈,唯有藍色獨眼隨著貝琳達的動作不斷在眼眶裡靈活打轉。

被白手套包覆的指尖又一次湊到了眼前,艾依查庫吐出微弱的一口氣,看著貝琳達先退去白手套再往自己的右眼抹上麻藥,接著以兩指尖端捏起針與線將他的眼皮與死去組織縫合。艾依查庫揚起下顎以獨眼望著眼前的女人,朝中心靠攏的眉頭簡直就要攪在一塊。他無法思考太多事情了,但有件事是無庸置疑的--只有死人才會成為貝琳達的狗。

艾依查庫的臉上泛起狂氣的笑容,深吸一口氣再大大地張口朝著貝琳達大吼想讓她滾開,卻在發出第一個音節的一瞬感到電流以喉頭為起點在體內流竄而強制中斷。貝琳達伸出手接連幾次輕拍艾依查庫的頭頂,雜亂無章的髮像細密金黃的針無情地戳刺著她的掌心有些搔癢。

「因為我不喜歡吵鬧。」

貝琳達說,同時指了指艾依查庫脖子上的項圈,眼神透出些許歉意隨即又恢復溫柔笑臉。此時侍僕叩響了房門,艾依查庫的注意力即使因此分散過去,仍查覺到貝琳達倏忽即逝的情緒轉變,貝琳達轉身離開披風輕盈飄起再覆於她的脊椎骨肉。直盯著貝琳達的灰白身影,艾依查庫決心耐著性子謹慎等待隨時將會降臨的機會點逃離這裡,他輕呼出一口氣,不經意地將含在嘴裡的音節一併吐出來,隨即感受到電流通過引起心臟節律紊亂。穩定下來之後艾依查庫開始揉眼睛,手指關節不停搓揉貝琳達碰過的那眼,無可避免的憶起幼年時曾有個孩子親吻過他的眼角--在他還保有他的眼珠之前。

艾依查庫又想一件事而停下動作;說起來,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人的狗了,或許過了今天他就會忘了他,只能記得貝琳達的名字。

*

距離艾依查庫被強制帶過來貝琳達的官邸大約過了一週。

貝琳達總在外出前將艾依查庫扔入滿是死者的空間上鎖再命人嚴密看管,接著為他發動溶魂之雨,這對兩人來說已經變成類似散步一類的固定行程。深夜,貝琳達收起銀色鎖匙向前左右推開白色門板,在屍塊簇擁之下金黃毛色的小狗安靜等候著她的歸來。貝琳達對著捲縮於角落的小狗輕聲呼喚,溫柔的嗓音傳入艾依查庫耳中,但他總是吝於給予貝琳達任何回應。

日子枯燥無味,毫無意義的殺人幾乎占據艾依查庫所有時間。

艾依查庫突然地想,如果自己真的是一條狗而貝琳達是個小女孩,那麼這一切或許是相當溫馨的吧;雖然他並不知曉真正的小女孩與她的狗該是什麼模樣,畢竟他曾經的主人可是一位小少爺。

抬起頭扭轉脖頸,艾依查庫挺直發疆的背就瞥了身後的貝琳達一眼--帝國女將軍與她的軍犬。現實是如此滑稽,艾依查庫幾乎就要笑出聲來,往事浮上心頭無以壓抑只得開始細數那些平淡日子中瑣碎日常。半晌,原先堆疊在房裡的屍體已經搬運處理掉了,就剩下干涸的斑斑血跡緊咬著淺色的地毯無法分離。

對於艾依查庫一成不變的反應與態度,貝琳達的興致不減一分保持一貫微笑單方面的對著無艾依查庫侃侃而談。艾依查庫總在聽見一些關鍵字句時喁喁細語,貝琳達抿著唇在寂靜的環境之下清楚聽見她的狗吐出一個男人的名字而瞇細了雙眼。

艾依查庫到底是一條狗,而且還未屬於她,於是貝琳達不願再與艾依查庫談論任何事了。混濁深層的慾望自貝琳達心底死灰復燃倏地猛烈燃燒,提起權杖指向艾依查庫,貝琳達多想於此時此刻奪去一條生命享受死亡帶來的甜美氣味。

是啊。我為什麼需要一條狗呢。

貝琳達輕輕地闔上雙眼招喚死者,但她最終沒有順從於自身渴求,留下艾依查庫一條小命決定繼續飼養這條軍犬。貝琳達收回她的權杖,將跪坐於跟前的艾依查庫攬入懷中,無法遏止的濃厚喘息聲在正方空間裡迴響,艾依查庫急促呼吸的胸口不停上下起伏,面頰被汗水濡濕,滿佈褐紅的身軀捲縮,任由上方的貝琳達不斷地以指尖在他金黃腦袋上的勾勒著圓圈,試圖將翻翹的短髮纏繞在自己食指上。

「我想我只是想要你而不是一條狗。你覺得呢?」

貝琳達將視線投向死白的天花板,艾依查庫因陷入昏迷無法給予任何回應。他總是這樣。貝琳達嘴角含著笑,已經習慣艾依查庫如此對待自己,到了明天一切都會好的,明天貝琳達會再次親自陪艾依查庫去散散步,看著她的狗在死亡深淵裡奮力掙扎。

*

清晨的朝陽散發著暖意,一天又開始了。

貝琳達一如以往的在同個時間為艾依查庫送來餐點,一日一餐。艾依查庫突然不再順從的吃光碗盤中的食物,貝琳達因此相當擔憂即刻下令強制灌食,打了營養劑後勉強保全性命卻高燒不退,經過診斷是新舊傷口沒有適當調理而引發。貝琳達瞥了癱軟在白色大床上氣若游絲的艾依查庫一眼便轉身離開,房內就剩下艾依查庫一個人。午後,叩響地磚規律回蕩的腳步聲在門外嘎然而止,艾依查庫抓準時間點在門板左右敞開的一瞬,提起迅牙朝向踏入房內的貝琳達奮力一擊卻給冰之盾阻擋徒勞無功,貝琳達直視著屈膝跪於自己跟前的艾依查庫,稍微偏著頭讓左手撫上面頰。

「如果我死掉了,那麼誰要給你食物呢?」

貝琳達美麗的面容浮現了困擾神情而毫無一絲怒意,驀地綠色的液體在貝琳達的腹部被劃開一道口的同個瞬間,飛濺到艾依查庫的深色軍服以及黯淡金髮上。強行抑制著乾嘔,艾依查庫立即向後拉開彼此間的距離,貝琳達揮舞權杖以裂地冰牙追擊,艾依查庫負傷而動彈不得,藍色獨眼直盯著貝琳達有著琉璃般光彩的雙瞳,而貝琳達緩步走向癱軟於地的艾依查庫在他身側站定了腳步。

「過來吧,我來給你洗一洗。」

貝琳達左手扶著落出腹腔的內臟,空出來的手輕撫那頭金髮輕聲呼喚。嘴角淌著的血與撕裂開的傷口貝琳達都不以為意,她的狗又在地板上打滾得渾身骯髒不已,貝琳達因此難得的收起了笑容滿腦子想著這次她會負起責任將艾依查庫清潔乾淨,她買了新的沐浴劑,有甜甜花香的那種。

瀕死的艾依查庫別無選擇的被貝琳達的部下粗暴地塞入有著金屬鉻腳的貓腳浴缸,清澈的熱水倏地染成混著鈷綠與褐紅怪異且混濁的顏色,熱氣與白煙將兩人團團包圍。艾依查庫無法抵抗貝琳達在自己身上游移的手指尖端,羞辱感令他不住的震顫,溢出口的呻吟牽起貝琳達的微笑,她佇立於浴缸邊緣,艾依查庫坐在正前方背對著她,洗髮劑包覆著的手指輕柔的滑過艾依查庫的頭顱仔細搓揉,肥皂泡泡變得灰灰紅紅的還夾雜著一絲綠色。一小桶水砸上艾依查庫的面,貝琳達愉悅地咯咯笑著,接著又一桶水,她將會把她的小狗洗得乾乾淨淨。

結束清潔回到了房裡,貝琳達為坐在床上的艾依查庫擦拭頭髮直到完全乾爽為止。艾依查庫坐在床沿倚靠著貝琳達豐滿的身軀沒有一點抗拒,紅色的印記在身下的純白床單上不斷擴張。

「啊,人是會死的,一定會死的。但在那之前--」

貝琳達輕聲低喃,擦拭的動作越趨於緩,半晌艾依查庫依偎在懷中睡著了,於是貝琳達吻了他的後腦勺道晚安,同時她也知道可能再也沒有機會這樣做了。

*

侍僕通知貝琳達受她邀請的客人已在大廳等候多時便退出了門外。

貝琳達沒有遺漏同個瞬間艾依查庫倏地抽離的一份情緒,於是她起身來到桌子前方左側的單人沙發便湊上前去牽制住艾依查庫的下顎就將他僅存的藍眼睛親手挖出。貝琳達相當喜歡這只藍眼,但卻無法忍受裏頭倒映他人身影。艾依查庫僅是將手掌搭上貝琳達的雙臂順從地接受一切,貝琳達的臉上綻出笑容,難以言喻的情感猛地湧上心頭。貝琳達以為她擁有屬於自己的一條軍犬,但事實卻不是這樣,如果讓她的狗見到原先的主人,自己會變得很奇怪的,但她仍執拗為了她的狗做了今天的安排。貝琳達對於這樣的自己產生迷惘,但還沒理出頭緒時房門已經緩緩開啟。

貝琳達向著門邊的侍僕擺手將眼球交付出去之後就坐回了原位更換全新的手套,而艾依查庫則被安置在她身後的帷幕裏側。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三人急切期盼的會面在貝琳達朝著侍僕點頭示意的同時正式揭幕。

受邀的黑髮軍人被領進房內立即留意到辦公桌上的玻璃瓶。

「你認得這個嗎?」

貝琳達的視線隨著青年的一併在玻璃瓶裡的白球滯留並輕聲詢問,而青年淺而急促的吸了一口氣,艱困的吐出幾個微弱音節,此時貝琳達座位背後的帷幕一陣碰撞聲迴盪,貝琳達神態自若地將帷幕拉起,在那之後是癱倒在地上的艾依查庫,身邊有著翻倒的木椅,青年跨步來到艾依查庫身側並將他扶起身,綑綁眼部的白色繃帶透出暗紅。貝琳達愉悅地牽起嘴角,靜靜注視著攀附於青年身上並自他腰間抽出一把槍的艾依查庫,溫柔微笑一如以往。

「生日快樂,我的小狗。」

艾依查庫以聲音判別貝琳達的位置所在,隨即舉槍擊發。





FIN.

後話:

首先必須的還是要感謝主催小戊,公開合本內容已取得取可,本子也完售啦~做了與以往習慣不同的嘗試,原來我可以寫女角x狗...太開心了。主題是生日,我寫過的賀文好像沒幾次是正常祝福的...為了表達歉意希望艾依查庫對我連射。一年後來看或許最美滿的可能就屬貝琳達吧。原來我不小心寫成貝琳達生日賀(驚醒)印象中最後我好像設定貝姐只希望狗狗開心(雖然還是抗拒把狗還給艾伯這件事),但是狗狗本身的事情已經變成第一順位了,最後狗朝自己開槍應該也是在貝姐的意料之中吧,最後我也沒把貝姐寫死(死亡確認),總之貝姐應該是覺得死了也沒有關係因為(他自己擅自認定)狗回到艾伯身邊狗就會開心那他也會開心就開心的去死了。


评论(2)

热度(3)

© 日日工作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