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眼鏡犬│病系列] 泣荆-1

✦ 
泣荆;因遺失荊釵而哭泣。比喻留戀舊物

沒有高潮沒有結局沒有意義,有妄想有雷有病,妥妥的OOC。我堅決不吃藥,不吃。然而這是一篇溫馨為主軸的日常小品。嘗試不同於以往的風格與敘述方式,我玩得非常愉快,希望你們也能喜歡吧。

※ 重新修正/補完的正稿。主要劇情無影響,我只是忍不住更溫馨一點再溫馨一點。





x1
艾依查庫突然開始流淚不止。

一直哭著這麼幾日都睡得不好,軍服的深色袖子時常濕著一整片,有的時候兩手袖口一整日也沒有乾過。診察後醫生只能囑咐多補充水分,開上安眠藥再補了句先觀察一陣子就放人。

回房,艾依查庫在掌心裡倒出一座白色小山就往床上散,看著那些幾乎要融進灰白床單裡圓點。

「藥吃了嗎?」

身後突然蹦出聲音,艾依查庫呼吸一頓沒回頭,原地糾結門邊的人倒底何時待在那的?他到底從哪開始看起的?他——各種心思在腦子裡纏成一團,艾依查庫扯住袖子胡亂抹了一臉熱淚裹著的冷汗,翻翹的金髮隨著手臂動作左搖右晃。哭著硬吐出一句:「吃了。」一聲悶哼就傳到耳邊。艾依查庫還猜不出那倒底是個什麼意思,出聲的人已經走遠。

在四周完全安靜下來之後艾依查庫才長舒了口氣,把散了整床的藥片逐一撿回收好,嘴上低聲碎念,掌心大小的鐵盒子最終被壓在枕頭下。此時艾伯李斯特已離開診察間,走往廚房的方向。


夜。艾伯李斯特來到艾依查庫房裡,房間主人窩在深色的雙人沙發裡熟睡,吐息輕而淺,一身完整軍服沒落下一件。

扯起眼前的一團黑色,艾伯李斯特拿來淨過熱水的毛巾擦拭那張悽慘的臉,艾依查庫被揉得一臉溫溫熱熱,渾身都暖了起來。半晌,原先緊閉的眼皮開始顫動,艾依查庫半睜著眼理所當然的又開始流淚不止,眼眶周圍紅紅腫腫。艾伯李斯特耐心的一遍擦過一遍,直到那些淚水凝聚在眼眶裡沒再滑出來,一只濕潤藍眼睛就朝著他。

「你哭什麼呢。」

艾伯李斯特抬起手朝向那張乾淨而紅潤的臉探去,艾依查庫拍開他啞聲抱怨:「無論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肯定不是因為你。」

艾伯李斯特淺淺笑了一下,艾依查庫這才看清他的倦容,扭頭確認了矮櫃上時鐘指針,現在不算可以在這裡聊閒話的時候了,艾伯李斯特該睡下了,他倒是該走了。

用力閉上眼再睜開又眨了眨,總覺得今天似乎睡得安穩,清醒之後精神也特別好。艾依查庫心想。才撐起身體下顎就猝不及防的力道掐住,在反應過來之前艾伯李斯特又擦了他一臉。

毛巾已經涼了,不經意碰到艾依查庫面上的指尖含著餘熱。

艾依查庫安靜而順從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呼吸緩了下來,緊繃雙肩逐漸垂軟的過程直直盯著那熟悉又陌生的臉孔。艾依查庫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們曾經待過的那個地方,那時候的艾伯——

艾伯李斯特放下毛巾,以拇指指腹抹過艾依查庫臉上一道嶄新淚痕,看著他閉上眼,看著他那些滾落的淚珠接連砸上自己的指甲手背。艾伯李斯特輕輕拍了拍艾依查庫的臉,獨眼緩慢睜開,像是想起什麼好事,濕潤的藍眼睛裡含著笑意與淚水。

艾依查庫該走了。艾伯李斯特在他走後就在他房裡睡下,但是他睡得不好,枕頭下有個東西,他的腦袋在夢中不斷嗑到,艾依查庫則在扣動了板機時無可避免的分神想到他不該把東西壓在枕頭下。



tbc.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