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作者吃藥系列/未完


UL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大概沒有Cp傾向。

這是一個我不知道如何定論的奇妙故事。背景架空,有點點懸疑劇情,如果能在閱讀的過程稍微猜一猜我會很開心的。沒有高潮沒有結局沒有意義,有妄想有雷有病,妥妥的OOC。我堅決不吃藥,不吃。

無論如何請謹慎閱讀,因為是病系列。

x0226x

又一次碰上那個大概是同齡的男孩,艾伯李斯特與他交錯而過的一瞬刻意多瞧了對方幾眼,一陣微弱的風遲了一些擦過艾伯李斯特本白色的潔淨衣袖。男孩很快的走遠了,艾伯李斯特收回視線持續邁步前行。

太小了--他指的是那個男孩。

艾伯李斯特的疑惑拖緩他踏出的步伐節奏,記憶片段接連爬進他黑色的小腦袋。金髮、藍眼、寬大的袖口與褲管再加上笨拙的走路姿態--總之,一個普通男孩。但是,一個男孩出現在“ 這裡”以他的年紀來說,實在是太小了。

一日,艾伯李斯特抓準機會主動搭話,對方一聲不吭的直接逃走。應該不是害怕。艾伯李斯特迅速定下結論,猜想對方大概只是覺得他煩。又過了幾日他才知道那個男孩不是不願意說話,有一條長長的刻痕繞了他的脖子走了將近半圈,他很可能說不了話了。這時才艾伯李斯特想起對方總是過分整齊而扣得嚴實的領口。沒有因此死掉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艾伯李斯特偶而會忍不住這麼想。

x0227x

艾伯李斯特將寫好的紙條收進大衣的右側口袋——只有最重要的物品會放進這裡。

它總是空著,最近一次放入的東西是一只尾端點綴紅色並鑲有珍珠的髮飾。再更之前,一只雛鳥曾經窩在同一個地方,而現在只有一片從筆記本撕下的碎紙留在這。

交出字條的暖和午後,艾伯李斯特將視線投向遠處的銀色欄杆。

艾依查庫。

他動動嘴唇 ,又唸了一遍這個在幾日前查出的名字,並且小心翼翼的將聲音藏進喉嚨深處。一旁的名字主人並不在意艾伯李斯特的小舉動,接過遞來的紙條只是反覆搓揉著上頭的字,像在用指尖讀出那些線條組織而成的字母。艾伯李斯特耐心等著,一邊猜想艾依查庫到底能不能識字,或者,還能聽見嗎?一個方法不行,就得試試第二種方法。艾伯李斯特一收回視線便湊近艾依查庫耳邊讀出字條,對方側過肩膀閃躲,仍阻擋不住竄進耳裡那細而輕的嗓音,艾依查庫縮了縮雙肩,潔白的額頭皺出折痕,抬起的藍眼就撞進艾伯李斯特眼中的一輪金色。艾伯李斯特拉開距離並勾起嘴角試圖展現善意,希望艾依查庫是真正開始思考他寫在紙條上的疑問,而不是為了他的失禮發怒。半晌,艾依查庫又看了紙條,再瞥了艾伯李斯特一眼,才蹲下身在沙地上寫字,抹著灰燼的金髮隨著肢體動作微微搖晃。

字條的內容是: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艾依查庫正寫下答案,艾伯李斯特安分的看著在沙地上一個個出現的顛倒又扭曲的字母,在艾依查庫寫完之前,他便讀了出來。

『我 殺了 媽媽』

艾伯李斯特深吸一口氣。

TBC.

---

殺人者  

  撒謊者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