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UL│雙艾】生病

UL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雙艾,無分攻受只是帝國時期日常,無腦甜OOC樣樣不缺,慎重往下。


鵝先生生病了,慰勞鵝的狗狗生病梗
自己嚕完之後讓點梗的一方也嚕點啥是必須的啊哈哈
→於是這邊鵝是版本←



x


「你病了。」

艾伯李斯特用的是肯定句,眼前的人下意識的微微側過臉吐出破碎的嗓音反駁他:我只是酒醉、酒醉。艾依查庫一再強調,搖頭晃腦的努力想挺直腰桿。

「生病沒有什麼不能承認的。」艾伯李斯特頂著比平常冷了幾分的面容,伸手摸上艾依查庫一張燒紅的臉。

「當然不能——」艾依查庫終於忍不住抬起雙臂把自己掛在艾伯李斯特身上,將臉埋進對方肩窩,「因,因為你、會讓我吃藥……」

聽見艾依查庫被悶住的怪腔怪調艾伯李斯特有些哭笑不得,放任一條大狗就這麼賴上。熱度透過衣料傳來,他皺了皺眉,這恐怕不是病了一天兩天。

「生病就該吃藥,」艾伯李斯特往一頭朝氣蓬勃的翻翹金髮輕輕拍上幾下,「你也需要休息。」

「閣下就像一位正在哄騙孩子做出正確決定的偉大母親。」艾依查庫抬起頭瞇細獨眼呻吟道。

「你是不是怕藥苦?」艾伯李斯特笑了笑,決定繼續哄著一個大男孩,「艾依查庫,你得去面對它,藥都是苦的,但是它能還你健康。」

艾依查庫沒搭理他,慢慢鬆開手臂再艱難的往後退開一步,還來不及說話就被艾伯李斯特強拉進隔間裡。走路的時候像在雲端上漫步,被握住的手指一陣一陣發麻,艾依查庫不得不承認或許他真的病得很重。每一個今天他總想著明天就能好了,就這麼拖著半個月。下次是不是要老實說?反正要是艾伯明知道他生病還湊過來的話,他肯定會一腳踢開他。

艾伯李斯特協助艾依查庫換下一身軍裝,就把人塞進堆疊起來的棉被裡,下面的人立即將壓上來的布團使勁踢開,艾依查庫的額上冒出一粒粒汗珠。太熱了。他連聲抱怨,艾伯李斯特站在一邊沒說話,直到艾依查庫親手將棉被一層一層的拉回原位,那道閉上眼都還能察覺到的視線才散去。

「我去拿藥。」

「我可以開始反抗嗎?」

「那打針吧。」艾伯李斯特才一轉身,後頭的動靜便拉住他正要邁出的步伐。一回頭,拱起的棉被高高地矗立在雙人床上,「如果你悶死自己只為了逃避吃藥打針,我不阻止你。」

「反正是死在你身邊。」艾依查庫的金髮露出一點點在外頭,嘶啞的嗓音悶在裡面。棉被山跟著他的動作一起抖來抖去。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拉住棉被一角扯開,把坐在裡頭的人挖出來之後抬手搓揉艾依查庫發紅的眼角,「我不會讓你死的。」

「艾伯?」

「吃藥跟打針你還是得選一個。」

「我選悶死。」

艾伯李斯特將醫護人員送出門,收掉針頭跟藥袋。艾依查庫趴在床上一聲不吭。

隔日艾依查庫清醒過來的時候一旁的艾伯李斯特還閉著眼,正要伸手摸上透出紅的臉頰,就聽見艾伯李斯特宣告自己只是酒醉。

「生病沒有什麼不能承認的。」艾依查庫還能記得昨天艾伯李斯特是怎麼和他說的。他的尾音上揚。

「我不想承認的只有被你的病毒擊敗這件事。」

「……我去拿藥。」艾依查庫遲了幾秒才開口道。他才不跟病人吵架。

「你留在這邊就好。」

「我可不想看你——」

「我不會死的,你也不會。」



FIN.





艾依查庫還是吃藥打針啦!針戳在屁股!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你夠)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