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雙艾】True [A to Z]

►A to Z 26題

* True;真實
* 艾依查庫的獨角戲,現實捏造



  艾依查庫的眼睛瞇成一條隙縫,迷迷濛濛還未完全清醒。
  眼角餘光瞥見從米白色窗簾透進的依稀晨光,抬起下顎大致環顧四周,對房間的擺設跟設備還能有點印象,沒搞錯的話應該是醫院。艾依查庫腦中閃過艾伯李斯特曾待過的病房,但是這裡又更大了些,不曉得是否因為從下方往上看才有的錯覺。身體往後倚上刷上白漆的冰涼牆壁,艾依查庫輕輕闔上左眼,有點乾燥還帶上刺痛,右邊涼颼颼的,眼罩沒有在習慣的位置上。
  窗外交錯的枝頭上幾隻灰白色小鳥爭先恐後發出一串細碎清脆的鳴叫,外頭不知何時也多了來來去去的腳步聲喀喀作響。

  艾依查庫就像往常一樣依令行事,艾伯李斯特突然下令軟禁他,大概過兩三日就會換個籠子,以這樣的模式持續到現在,記不得多少次過了多少日子。武器被收走,艾依查庫除了砸爛所處空間裡的一切物品,還能像失智老人一樣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或者一拳揍向負責送飼料過來的傢伙,過著少了煙硝味跟滿手血腥這般逼人發瘋的日常。
  艾依查庫憶起每個夜晚無論睜著眼抑或闔上所視只能是一片漆黑,那顏色就像艾伯李斯特的俐落短髮。
  說起來飼主大概有來看過他的狗吧,只是沒有被察覺而已,因為艾依查庫總是迷迷糊糊的很想睡。他悲哀地想著,要是艾伯能在他清醒的時候過來就好了,偶而帶狗去散散步也是主人的義務啊。但在那之前,艾依查庫慶幸自己大概還有利用價值,否則不會只是關在籠子裡。

  艾依查庫早在第一天就預備脫逃,要不是因為命令,那天除了艾伯李斯特以外的人不會活著離開──不對。艾依查庫露齒而笑,不對。他又喃喃的説了一次。回想當天艾伯李斯特確實有下達命令,但是他卻沒有遵從。
  『艾依查庫,聽話。』
  艾伯李斯特的手掌撫上他的右頰,白手套緩慢的一點一滴吸走面上的紅色。
  啊啊。
  仰臉盯著天花板,發出幾個無意義的音節,艾依查庫想著如果那天搶在下達命令前就把艾伯李斯特殺掉的話就好了,但事到如今才來糾結這些已毫無意義。該死的命令,艾依查庫咋舌,有些狼狽的拉著床頭欄杆爬上床,四肢輕微麻痺不太好使,費了點心力調整舒適的姿勢,眼皮逐漸沉重。

  時間接近正午,長廊上人聲嘈雜,一名護士佇立在艾依查庫房外遲遲沒有入房,來往的人流中另一名護士正好經過了兩三回都還是見到一樣的情景,於是抑制不住好奇心,一半是基於同事互相幫忙總算在第六回經過時上前搭話。
  真可憐。護士説。接著一頁一頁翻起懷中的病例,停頓半晌才接著道,聽說他唯一的親人已經死了。

  噢,真可憐。搭話的護士滿不在乎的應和,快步離開。

fin.

2012年寫的,今年都16年了...越來越退步的我。文章繼續緩慢搬運中。




《A to Z 26題》

01 Abandon 離開;丟棄;放任
02 Blindness 失明;盲目;愚昧 
03 Color 顏色
04 Double 雙倍;表裡不一
05 Expectant 盼望著的  
06 Foul 玷污;違反規則地
07 Ghastly 病態地
08 Heaven 天堂
09 Idealism 理想主義 
10 Jealousy 妒忌
11 Key 鑰匙  
12 Lose 丟失
13 Miss 想念
14 Need 需要
15 Obey 遵守;服從
16 Protect 保護
17 Quit 放棄
18 Rose-colored lenses 天真樂觀
19 Sigh 嘆息
20 True 真實
21 Uniform 相同的
22 Vacation 假期 
23 Wrong 錯誤
24 X 未知之物;未知數
25 Yesterday 往昔
26 Zero 零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