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工作狗

【眼鏡犬】remove-1 訪客

►現代架空 / 上一篇戳→ [0]

* 以搬家為主,再細分幾個小題目,一段一段更上,會有劇情發展跟結局
* 雙艾非主僕,這只是陌生人搞曖昧的夏日故事
* 雙艾父母皆為捏造,跟R卡/角色本身設定背景等完全無關
* 我就,喜歡玩小孩,別攔我。

1.訪客

 

 


    

 

 

  當艾依查庫從二樓窗口瞧見今天的訪客是一對夫妻帶著與自己年齡相仿的男孩之後,少得可憐的好奇心更是立即消失殆盡。
  門鈴一響,母親的呼喚幾乎同時衝進二樓的房裡,艾依查庫老樣子沒有應聲,大概一個小時之後母親才會抓出空檔上來,或者領著訪客來到他的房門前匆匆介紹兩句關於他的房間格局。
  準備時間還很充裕。

  艾依查庫從書櫃裡抽出幾本特別厚的精裝書擺上他特地收拾過的書桌。
  那些是從書房裡借來的,雖然根本看不懂,但是這個時候卻特別有用。他會乖乖坐在書桌前翻閱它們,旁邊還會壓上一本筆記,還有幾支筆,所有人都會認定他是一個在暑期仍勤奮學習的好孩子,然後就沒有人會來打擾他,最重要的是,因為這個好形象,就算他不理會來訪者,仍然可以獲得一頓晚餐作為獎勵。
  艾依查庫看不懂的單字就把字母拆開一個字一個字的讀著打發時間,或者一頁一頁的翻,用鉛筆按照順序圈出他的名字所包含的字母。
  就要十一點了,房間被太陽照的閃閃發亮,艾依查庫的一頭金髮像退了色,單薄布料隱約透出身體的輪廓線。
  肚子抱怨般的反覆低聲吼叫,他摸摸肚子,又灌下一杯水,雙手交疊就往堆疊的書上趴下。溫熱的風溜進屋子擦過艾依查庫裸露的一截脖子,接連滾落的細小汗珠被棉料吸收。
  剩下屋外的夏日蟲鳴。

  有人拍了拍艾依查庫的右肩。
  但是就那麼兩下,艾依查庫輕微的搖頭晃腦調整一個更舒服的姿勢,輕易回歸夢裡。
  「你是不是餓了?」
  耳邊響起人聲,艾依查庫驚呼一聲蹬起身,椅腳同時拉出刺耳的一長音。一手壓住右耳猛地扭過頭,艾依查庫看見一個黑髮金眼的男孩。「你--」他只發出一個音,對方又問了一樣的問題,艾依查庫盯著那張像女孩一樣精緻的臉,在那對鏡片下的金色雙眼停留特別久,整個過程都沒哼個聲。
  「我聽見你了。」男孩說。他的聲音在笑,但不是嘲笑的那種,艾依查庫分得出來,當然也立即意識到對方聽到了什麼,因為他的肚子又開始大肆哀號。
  「很抱歉打擾你,」他繼續說,「但你應該不希望錯過午餐時間。」
  「我不能--唔嗯,」艾依查庫立刻閉嘴,他不能吃午餐,懲罰還沒有結束,他至少要餓到晚上,但是他不能,也沒必要說。「那個,謝謝你。」最後他只好道謝。好在對方也沒追問,只是朝他笑了笑。
  「我有些餅乾,你願意收下嗎?」
  「好。」當然好。艾依查庫在心裡追加一句謝謝。
  「請借我一枝筆。」
  艾依查庫頂著滿頭疑惑還是轉身從筆筒抽出其中一隻看上去特別新的鋼筆,他交出去,對方先道謝才接過。
  男孩垂下頭,從西裝外套的口袋裡掏出一小袋烤餅乾,在外袋簽下艾依查庫的名字之後再和筆一起遞回。艾依查庫蹙起眉問了對方的名字,眼前的人又勾起嘴角,沒說話,並以眼神徵求同意。艾依查庫又把餅乾交了回去,對方接過之後在艾依查庫的名字旁又簽下另一個名字。艾依查庫歪著頭試著讀它,細細小小的嗓音溜出他的口,但他堅持不到最後。
  「艾伯李斯特,」在艾依查庫的聲音完全消失之前,艾伯李斯特接替他說完。「父親都叫我艾伯。」
  「艾伯?」艾依查庫低聲重覆,他接下餅乾深吸一口氣才接口說:「我是--」
  「我知道,阿姨有告訴我。」
  「喔,喔。」艾依查庫燒紅了臉。他的指尖還正好戳著塑膠袋上自己的名字。他肯定是給熱傻了。

tbc.

评论

热度(7)

© 日日工作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