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工作狗

【眼鏡犬】Obey [A to Z]

►A to Z 26題

*Obey 遵守;服從
*帝國時期
【警語】R卡據透/台詞套用注意





  艾依查庫渾身冒著熱氣,踏出浴室時無意間踢翻門口那雙擺放整齊的拖鞋再踏過其中一只。
  著衣過程並不順利,不僅是身上殘留的水份令襯衫吸附著皮膚的緣故,而是尺碼似乎小了半號,或者整整一號?
  搞什麼啊。
  艾依查庫低聲碎念著邊走邊扯仍然強硬穿上。在胸前一排白色小鈕扣來回的指尖轉了半晌仍沒半顆扣好,算了反正馬上也會被脫掉的。
  
  沒走幾步艾依查庫的視線被艾伯李斯特信手置於椅背上的黑色大衣吸引,他止步於大床一旁的深褐色單人沙發前一把抓起大衣,甩出半弧披上。

  只是無聊啦。
  艾依查庫這樣説服自己。
  他提起左手來回撥弄暫時變得服貼的金黃髮絲,水珠一顆顆從頂上跳離灑落於肩頭或灰白的地磚上。
  眨了眨眼再瞇起,艾依查庫接著開始巡視整間臥室想揪出剩下的配件。
  只是無聊--
  艾依查庫低聲複頌,並且順利的在幾步之距的茶几上找到軍帽,他朝目標跨出步伐只要伸手就能拿到。

  「艾依查庫。」
  嗓音自背後傳來,艾依查庫迴身,艾伯李斯特穿著浴室裡剩下的襯衫出現。
  「嗨,艾伯。」
  僵硬的招呼後艾依查庫仍尷尬的佇立於原地。對方大概沒有生氣,但也絕對不是打算就這麼放著不管。
艾伯李斯特繞過艾依查庫身邊,自顧自的拿出剩下的配件置於茶几上。
  「要穿就整套穿好。」
  語畢,艾依查庫迅速照辦,最後套上成雙的白手套,軍帽則是艾伯李斯特親手替他戴上。
  艾伯李斯特瞇細雙眼,琥珀的瞳在濁黃的燈光下微微熠然。
  「看起來還算人模人樣的,就外貌來說大概真有那麼一回事吧。」
  「還真是謝謝閣下的賞識。」
  艾依查庫隨口回應,沒想到這一時興起的舉動會被逮個正著。好吧,在沐浴後穿著整套軍裝--這懲罰方式真他媽新穎。

  身體的熱氣就這樣被緊緊包裹在軍服裡,雖然不是無法忍受,而且這也是他的期望,但在衣服主人面前(何況對方還是上司)就得另當別論。如果艾伯李斯特沒有生氣那當然是很好,但他也不想被當成白癡讓人看笑話。
  撇開懲罰不説--
  艾依查庫拉下頭上的軍帽,看向艾伯李斯特。
  「我説啊,無論是成為你的上司或者對你下達命令,那真是想像以上的情況,你不這麼覺得嗎?」
  「那是因為你把侍僕的身份做為前提的緣故。」
  艾伯李斯特接過軍帽又重新戴回艾依查庫頭上。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不管是領主還是傭人的兒子都已經在佛雷斯特希爾死去。」
  「説得也是。」
  艾依查庫咯咯笑著。
  「活下來的是艾伯李斯特和他的狗。」
  「啊,説得沒錯。」

  艾伯李斯特隨口敷衍,貼近艾依查庫替他調整領帶,對方倏地屏息且渾身僵硬,不知道是注意力太過專注抑或太過恐懼。看著這樣的下屬,艾伯李斯特不由得想捉弄對方。
  這時的艾依查庫沒漏看艾伯李斯特細微的表情變化,但又理不出個所以然,猶豫半晌才啟口。
  「艾伯?」
  艾依查庫小心翼翼的輕聲試探。
  「是的,閣下。」
  艾伯李斯特向後退開一步,另一方面看著一臉愉悅的上司艾依查庫瞬間意會過來。
  --這也是懲罰,是比剛剛更惡質的懲罰。

  艾伯李斯特保持微笑並且從容的掩去多餘的情緒,看來他優秀的部下已經明白他想玩什麼把戲。他看著對方的眉頭緊鎖,一臉欲言又止,光是這種程度的困擾模樣就令人愉快,畢竟這可是相當難得的。但是這些與其說是懲罰,應該説獎賞更為恰當。
  把上司當成狗來使喚可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對艾伯李斯特來說,再一次的一時興起是不存在的。艾依查庫雖然明白卻還是無法就這樣接受,一時間腦袋熱烘烘的,這太奇怪了--

  「也該鬧夠了吧?」
  艾依查庫壓低嗓音異常認真的表情明顯飽含怒意。
  「你這樣看著我是什麼意思。」
  即使這樣的發展也在意料當中,但真正面對的當下艾伯李斯特臉上的笑容已經沒有任何溫度,氣氛隨之緊繃。
  「因為你實在很煩人啦。」
  艾依查庫哼了一聲,情緒突然緩和下來。
  「而且你明明是『我的部下』吧,可是態度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艾伯李斯特強壓笑意後輕咳幾聲。
  「請閣下原諒我的無禮。」
  在艾伯李斯特看上去相當誠懇的致歉後,原先的壓抑一掃而空。

  果然還是沒辦法擺脫這樣的關係,艾伯李斯特需要他,那麼艾依查庫就成為他的狗,這樣就是最好了。
  啊。
  艾依查庫突然想起今早令人做嘔的會議。既然是被允許的,那麼就要善加利用才對。
  「艾伯。」
  「隨時聽候差遣,閣下。」
  確認鬧劇還未落幕,艾依查庫終於如艾伯李斯特所願正式以上司的身份下達命令,其內容同樣跟艾伯李斯特預料的相差無幾。今天早上的小型會議中艾依查庫的意見被駁回了不少,這時他全數搬出,然而不是建議而是『命令』。艾伯李斯特連聲應許,但絕非敷衍,他同時評估著這些值得參考卻仍不夠周全的提案。
  「然後呢?」
  啊。
  艾伯李斯特咋了咋舌,看來不只是艾依查庫,一時間要對調主僕關係還真不容易。
  他輕咳一聲,更正口吻跟用詞以符合他現在身份,但艾依查庫顯然沒有注意到這些細枝末節,只是拼命的想傳達自己的意見。
  兩個人移動到大床上,正經的商討內容逐漸縮減,不知不覺間已全數轉為無實際意義的閒聊。

  本來在兩人獨處的時候,艾伯李斯特對於艾依查庫的態度一向是相當輕鬆隨意的,階級身份抑或地位,那些都無關緊要,但這是因為對方是艾依查庫的緣故。
  「艾伯,」
  艾依查庫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艾伯李斯特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示意,他正忙著拍鬆枕頭,已經完全沒有面對上司時部下該有的樣子。
  「取消明天的所有行程吧。」
  艾依查庫沒打算催促艾伯李斯特立即給個回應,只有視線從對方身上飄離。
  「我還是無法信任皇妃。」

  艾伯李斯特傾聽關於皇妃艾莉絲泰利雅的各種臆測沒有任何表示。
  艾依查庫下床,大衣從肩上滑落,黑色布料掩蓋住床的一部份白。順著床繞了半圈來到艾伯李斯特身邊背對著他在床沿坐下,床墊吸收重量後微微下陷。
  「離開這裡吧,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哪裡都去得了,什麼事都做得到。」
  艾依查庫如同請求般的『命令』著。

  房裡很安靜,艾依查庫清晰聽見自己的呼吸聲,心跳聲也是,但是他卻聽不見艾伯李斯特的『聲音』。
  艾伯李斯特説得沒錯--不管是領主還是傭人的兒子都已經在佛雷斯特希爾死去。

  「到此為止吧,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身上的軍服被扯下。


FIN.




《A to Z 26題》

01 Abandon 離開;丟棄;放任
02 Blindness 失明;盲目;愚昧 
03 Color 顏色
04 Double 雙倍;表裡不一
05 Expectant 盼望著的  
06 Foul 玷污;違反規則地
07 Ghastly 病態地
08 Heaven 天堂
09 Idealism 理想主義 
10 Jealousy 妒忌
11 Key 鑰匙  
12 Lose 丟失
13 Miss 想念
14 Need 需要
15 Obey 遵守;服從
16 Protect 保護
17 Quit 放棄
18 Rose-colored lenses 天真樂觀
19 Sigh 嘆息
20 True 真實
21 Uniform 相同的
22 Vacation 假期 
23 Wrong 錯誤
24 X 未知之物;未知數
25 Yesterday 往昔
26 Zero 零 

评论(18)

热度(15)

© 日日工作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