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眼鏡犬】Röslein auf der Heiden-4

►架空/眼鏡犬 前回戳→ (1) (2) (3)

* Röslein auf der Heiden;荒地上的玫瑰
* 這是4年前的舊文搬運,目前最新到第四回(未完)
* 依劇情所需有自創角,敬請慎重閱讀
* 圍繞著玫瑰庭院的故事






  紅色花瓣散落在白色碎石的小徑上。


  艾依查庫垂首走在上頭,注意每一個落下的腳步,小心謹慎的避開那些紅色。同行的母親與領主宅邸裡的男性侍僕就在艾依查庫前方幾個步伐的距離。

  自有記憶以來,泥土還有花香便理所當然的圍繞在艾依查庫的周圍。

  佛雷斯特希爾唯一的花店主人便是他的母親,領主宅邸裡的玫瑰皆由她親手種下--那都已經是艾依查庫出生之前的事情了。而艾依查庫的世界如此狹小,但是他沒有一分不滿,只是單純的接受,喜歡或者討厭都算不上,他並不想思考這些。


  玫瑰並不好照顧。

  花店主人一見艾依查庫拿起裝滿玫瑰種子的玻璃罐就這麼告訴他。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跟艾依查庫提起關於花的話題。

  接過艾依查庫遞過來的玻璃罐,她牽著身高已經接近自己肩頭的艾依查庫來到屋外的小花圃,位置就在門口斜前方。他們在那處一起埋下種子,花店主人再沒有開口,蹲在她身旁的艾依查庫也是。艾依查庫猜想母親的心中正悶燒著怒火,她生氣的時候時常這樣,那些強烈的情緒會一下猛地漲大接著突然消失無蹤。艾依查庫永遠不會遭受責罵或者挨打,但他不敢多看母親一眼,繃緊神經感受週圍流動的空氣,緊緊閉上嘴安靜不語等待一切恢復正常。

  雖然種玫瑰是臨時起意,但由於工具一向就備著,土壤的狀態也完全沒有問題,兩人很快的安頓好一切。艾依查庫起身兩手一齊拍落短褲上的塵土就打算離開,但花店主人仍留在原處,於是他蹲回原位。

  『您喜歡玫瑰嗎?』

  他們待了好一陣子,艾依查庫突然的問。

  原以為不會有任何回覆,因為他們之間一向如此,除非必要否則兩人幾乎不交談,但今日花店主人難得的主動提起話題,於是艾依查庫也禁不住發聲。他仰起頭看向佇立於身側的花店主人,對方則盯著空蕩蕩的花圃。

  『喜歡--我喜歡玫瑰。』

  花店主人一再重複道著,彷彿少女對傾心的那人訴說著滿腔愛意令人憐愛的模樣。這大概是艾依查庫這輩子第一次看見她露出笑容,他就這樣盯著花店主人直到自己的嘴角微微勾起,接著他站直身子,留下母親一人跨步離去。艾依查庫是不太明白,但就是直覺的認為不應該再待在那裡。


  艾依查庫一個人擔起照顧玫瑰的責任。

  她們長得很快,比意料中健康,而且害蟲的問題也不嚴重。他以為會得到一些些稱讚的,因為花店主人並沒有因為他擅自決定種下玫瑰的事情發怒的緣故,甚至--不忘叮嚀艾依查庫忽略的一些細節。她看上去就和平日無異,或許吧。關於母親的情緒反應艾依查庫有把握的只有『生氣』這個項目。


  小小的花圃開出白色的玫瑰。

  這已經是一週以前的事情了,而這幾日在夜裡迴盪的小聲抽泣艾依查庫都裝做沒聽見。今晚也是,艾依查庫瞇細雙眼,緊緊的掐住覆蓋在身上的白色被單,他想,就這樣假裝什麼也不知道就能繼續養著那些玫瑰吧,而且母親從來就沒有真正反對過這件事,就算那些玫瑰真的讓母親感到痛苦也一樣。

  艾依查庫不想放棄她們。他反覆的思考,不知不覺陷入夢中但睡得很不好,好像夢到了什麼但全都不記得了。幾小時之後天空泛著微光都還沒有全亮,艾依查庫躡手躡腳下了床,推開門就走到門前的那一塊花圃,一枝一枝剪光了綻放的白玫瑰花,捧在掌心裡然後全給掐爛再埋回土裡。


  花店主人一早就出門了,日正當中才帶著午餐的食材回來。將懷裡的物品輕置於門前石階,花店主人走向她和艾依查庫一起種下玫瑰種子的花圃接著潸然淚下。而這時的艾依查庫才剛下床,腦袋迷迷糊糊的就佇立於床側沒有動作,身子微微的左搖右晃好像隨時都會倒下,然而下一秒也就真的這麼做了。當艾依查庫再次爭開眼睛時間已接近傍晚,雖然他還想再睡一會兒,但強烈的飢餓感弄得他不得不下床。來到廚房,那裡空無一人,最重要的是連一些可以吃的東西或者麵包也沒有。外頭傳來一些聲響,艾依查庫就想去一探究竟。他邊走邊眨眨眼驅趕睡意,腳下的木頭地板嘎嘎作響。來到門口推開門版就見到花店主人的身影,那個小小的花圃給重新翻過了土,並且埋下新的種子。


  今天艾依查庫隨著花店主人來到領主宅邸,這是他要求的,但沒想到會被允許。大人間的談話一直在持續著,但艾依查庫並沒有參與,只是安靜的待在他們身後看著花店主人與侍僕不斷開闔的兩張嘴。

  艾依查庫放緩步伐逐漸加長彼此間的距離,直到聽不清前方的兩人的對話內容為止。他立定腳步突然屈膝蹲下,視線沒有離開大人們的背影,直到他們走得更遠了才四處張望,確認沒有任何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便迅速伸手拾起那些紅色花瓣。


  『艾依查庫。』

  接著他聽見母親喚著他的名,艾依查庫的身體微微一顫,即便已經拉開了一小段距離,但他清晰的聽見呼喚聲。微風吹拂之下玫瑰花緩緩地左右搖曳,卻仍一點聲響也沒有。這裡太安靜了,艾依查庫突然有些不自在,甚至過度敏感,總覺得有人正看向這裡。

  『艾依查庫。』

  那輕柔的嗓音又傳了過來。艾依查庫起身,將握在掌心裡的花瓣收進褲子左側的口袋,小步跑跟了上去,安份的待在他們身後。

  雖然母親沒有提過,但是這個人大概是母親熟識的朋友吧。艾依查庫無意間聽見他們的對談,雖然談不上過於親暱,但卻是互稱對方的小名。艾依查庫只是小小的驚訝了一瞬間,隨即又將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他們很快的巡視到最後一區,宅邸裡的玫瑰相當健康,基本沒有嚴重的大問題,於是幾句交談之後兩人離開了領主宅邸。花店主人今天的工作結束了,而艾依查庫則意外的獲得了一些紀念品--那些紅玫瑰的花瓣,他為此感到興奮,計畫著回去之後要收在哪個玻璃瓶裡。


  佛雷斯特希爾幾乎是見不到玫瑰的,至少艾依查庫還不曾在其他地方見到過。

  家裡的院子裡種了一些,那是他小時候與母親一起種下的。艾依查庫擅自認為這一小塊花圃上的玫瑰就是佛雷斯特希爾的全部--直到他今天隨著母親去了一趟領主宅邸。

  艾依查庫伸手探進側邊的口袋自理頭掏出花瓣,宅邸裡頭的紅色玫瑰就在他的手心,艾依查庫緊盯著它們。真美。他的讚美含在口裡,輕聲的,一次又一次的説著。

  或許就這麼吃掉好了。

  艾依查庫突然興起這樣的念頭,但隨即又想著真要吃的話可能沒有什麼味道,畢竟數量太少了,連花瓣醬都做不了。


  『艾依查庫。』

  夕陽撒下橘紅色的薄紗,步行於艾依查庫前方的花店主人轉過身面向他,艾依查庫聞聲仰起下顎就對上花店主人的視線。艾依查庫的眼神不安的漂移,勉為其難的牽起一絲微笑。

  『還回去吧。』花店主人瞇細褐色的雙眼輕聲地說:『那些花瓣,艾依查庫,她們永遠不會屬於你。』


tbc.(13/04/06)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