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吃一口土

《爬去火影坑,此號更新停滯中》
-
帶卡-@darling31/絔澧
卡帶-@odayandnight/日日工作狗

【About Dog Days】

 在一年四季中,最為炎熱的那段時日,被稱之為Dog Day,
除了形容氣候襖熱以外,也泛指糟糕的日子。

我們共度了許多炙熱的夏季時光──那些狗日子──以及每一個熱月二十三日。
即使人們對於不美好的回憶,總說「往事不堪回首」,
但正是因為這些糾葛難分的過去,我才是我,而你才是你。

And the Dog Day of this year is coming…
Let us fall in love in dog days.
談一場炙熱纏綿的戀愛吧。

《宣傳網站》 
參與成員》MT.月 夏杪 瓶子 ちひろ/千洋 蝕六


持續整理舊稿中。放上本子宣傳網站也有公開出來的試閱。

這是2014年參的合本,謝謝月月邀稿,那年超級突破自我的,一共參了三本合本啊......。啊,總覺得那時候的文字比較細膩一點,而且段子手的我能寫那麼長的字數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看看愛情怎麼改變一個人。我多麼的想永遠和你們談戀愛啊。

那麼以下。


【days of life】 

  炎陽彷彿終日不落。

  庭院一隅,細密交錯的樹枝揉進葉片在天藍色的底布編織出一片深綠。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待在那兒好一陣子了,就坐在綠蔭底下的草地上細聲對話。艾伯李斯特將艾依查庫從工作途中抽離帶來這裡,對他提出一個問答遊戲。

  「若是你猜錯了我的問題,」艾伯李斯特說明規則,以指尖抵著左頰,「懲罰是一個親吻。」

  艾依查庫聽聞便立即皺起眉頭,但艾伯李斯特並不在意,神態自若接著說道:「猜對了換我給你一個吻,明白嗎?」 

  艾伯李斯特為了答出正確答案的艾依查庫獻上一吻,就落在他飽滿的額頭或者雙頰。起初艾依查庫就只是接受了,甚至覺得有些無趣;艾依查庫記得第一次與艾伯見面的日子、記得他的年紀、記得他喜歡的點心、記得他昨天穿的襯衫顏色,諸如此類的日常細節。原以為對方打算丟出一些艱澀提問的艾依查庫因此鬆了口氣。記不清第幾次艾伯李斯特在親吻後拉開彼此距離的瞬間,艾依查庫偏頭望著跪坐在身側的他,這時才發覺對方的小臉越發紅潤,而自己似乎也是如此。內心糾結半晌,艾依查庫決定將一切歸咎於天氣太過悶熱。

  「你猜今天是什麼日子。」

  艾伯李斯特在艾依查庫盯著他瞧卻不發一語時突然問道。有些彆扭的輕咳一聲,艾依查庫舒展就要發僵的四肢再曲起雙腿讓下顎抵著膝蓋,手指交疊於沾上泥濘的短靴想著艾伯李斯特整個月的行程。太細節的內容他不會知道,不過特別的安排其他人或者艾伯李斯特本人也會告訴他,應該是沒有特別重大的事情才對。艾依查庫反覆在腦海中確認,這是第一個他無法立即答出的問題。說起來今天一個訪客也沒有,連家庭教師也沒有來過。

  最後艾依查庫依照僅有的線索胡亂猜測,不太自信的緩慢而細聲地說出答案。

  「--今天是不用學習的日子。」

  「猜錯了。」

  艾伯李斯特挪動瘦小的身軀並讓肩頭抵住對方的,就坐在艾依查庫的右側語氣滿是愉悅。偏過頭將面頰湊近半晌得到一個百般不願的親吻。在那之後艾依查庫又猜了好幾次,戰況變得一面倒,他再也沒有猜對了,同時艾伯的笑臉令他更加不滿,挫敗感和怒意緊密的揉合在一起膨脹再炸開。艾依查庫忍不住低聲連連抱怨,艾伯李斯特則在他起身時拉住他的手臂提供明確的提示,就說了一些關鍵字艾依查庫立即會意過來。

  艾伯李斯特鬆開束縛住艾依查庫的手掌,臉上笑意不減,他再次啟口。

  「今天是什麼日子?」

  「今天是--」

  艾依查庫突然說不出口了。

  按照規則艾伯李斯特將要給他一個親吻,如果艾依查庫就這樣答出正確答案的話。明明已經這麼作好幾次了,艾依查庫卻到現在才感到羞恥。最終他在艾伯李斯特的催促下仍提出正確答案緊閉雙眼安靜等待,突然一個猝不及防的力道將他推倒在有些扎人的草地上,艾依查庫驚恐的睜開他的藍色眼睛,就瞥見背對著午後暖陽跨坐自己在身上的艾伯李斯特,琥珀色的雙瞳壓上一抹灰黑,自己的身影倒映其中。

   艾伯李斯特是領主之子,這裡所有的一切,包含眼前的艾依查庫都屬於他。即使如此,他仍有無法掌握的事物。

  「艾伯……?」

  艾伯李斯特在艾依查庫小心翼翼地輕聲呼喚中總算是露出一如往常的溫和的笑容,接著落下一個吻,就在艾依查庫的嘴角邊。他只能這麼做了。艾伯李斯特獨自保留一個小秘密,接著他們長大成人。

(試閱部分至此)

评论(2)

热度(8)